<pre id="x4lay"></pre>
      <track id="x4lay"><ruby id="x4lay"></ruby></track>

    1. <track id="x4lay"><strike id="x4lay"></strike></track>
    2. 新聞中心
      企業新聞
      拓展項目 more
      鉆繩圈
      描述:
      致命密碼
      描述:
      聯系地址: 寧夏銀川市森淼生態旅游區內(南繞城高速植物園出口向南300米)
      聯系電話: 寧夏銀川市森淼生態旅游區內(南繞城高速植物園出口向南300米)
      手    機: 13309586863
      聯系人  : 金川
      電子郵箱: 631048804@qq.com
      新聞中心 主頁 > 新聞中心 >
      唯有記憶 對抗遺忘   瀏覽次數:
        唯有記憶  對抗遺忘

      ——寧夏抗戰陣亡的將士們,我們來了!


      (一)

       
           今年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抗日戰爭勝利76周年,也是寧夏參加綏西抗戰83周年的日子。綏西抗戰是抗日戰爭時期西北地區惟一的戰場,是寧夏人民對全國抗戰的貢獻和驕傲。然而時至今日,由于政治的原因,這一段過去了80余載轟轟烈烈的抗戰歷史卻被人們遺忘了,更讓我們牽掛和揪心的是有幾千名回漢將士戰死沙場,被埋葬在了異鄉內蒙古綏西一線,有些遺骨現在已是蕩然無存。
           2021年8月22-29日,深圳關愛抗戰老兵公益基金會的志愿者來到寧夏,此次之行的目的:一是對寧夏抗戰記憶進行采集。邀請專業團隊,對寧夏抗戰親歷者、研究者、學者、專家、博物館相關工作人員進行采訪,挖掘寧夏抗戰記憶,并形成傳播產品,與相關媒體進行聯合傳播。二是對寧夏抗戰相關紀念設施現存情況進行調研,對寧夏抗戰軍人作戰遺址考察及墓地調研,為今后進行必要的修繕、修建做準備,等條件成熟時籌建紀念館、小型博物館等。
           8月25-26日,我們志愿者團隊一行8人驅車前往內蒙古綏西一線祭奠了80年前為國捐軀的寧夏抗戰烈士,成員包括:深圳關愛抗戰老兵公益基金會的志愿者羅亞君、牛子、陳嘉敏等5人、烏不浪口烈士陵園目前唯一找到的楊鴻儒烈士的孫女楊淑琴女士和她丈夫于少軍、原國民革命軍八戰區第17集團軍炮兵指揮官直屬獨立團上校團長金忠仁的長孫、西軍墓尋訪者、民革黨員金川。
           2021年8月25日中午,我們首先前往五原縣抗日烈士陵園進行祭奠活動,五原縣抗日烈士陵園占地100畝,安葬了679名為國捐軀的將士,全部是傅作義35軍101師的將士。我們看到在烈士陵園南面新建了大型的“內蒙古抗戰紀念館”、“內蒙古抗戰紀念園”等系列紀念建筑物,可以說現在這里已然是一個旅游勝地。25日下午,我們來到了五原清真北寺,見到了吳子林主任。當年寧夏的81軍就駐扎在這一帶,清真北寺在1940年被日軍炸毀,81軍幫助重建后軍長馬鴻賓為大殿題詞“愛教衛國”,并將五原的“東西棧房”捐贈給了清真寺。烏不浪口戰役后我81軍有大批的將士陣亡,該寺派人按照宗教議程掩埋了烈士們。自此,每年開齋節、古爾邦節兩大節日他們一下寺都要驅車幾十公里去給烈士上墳。近幾年來五原伊斯蘭教協會與五原北寺還組織過多名大學生在烏不浪口抗日烈士陵園進行祭奠活動。


           

       
      (二)
       
           2021年8月26日上午,我們來到了烏不浪口抗日烈士陵園,為在抗日戰爭中陣亡的寧夏烈士們進行祭奠活動,深圳關愛抗戰老兵公益基金會的志愿者還采訪了楊淑琴女士。楊淑琴女士的祖父楊鴻儒,曾任八十一軍三十五師二〇六團三營營長,在烏不浪口戰役中壯烈犧牲,時年36歲,后葬于烏不浪口抗日烈士陵園。采訪拍攝結束,我們集體進行了祭奠儀式,之后我們還考察了當年的戰場,這里有炮臺和戰壕。
            “烏不浪口”在蒙語里頭是“大的泉水口”的意思。它位于今內蒙五原縣烏鎮東北約十華里處,屬于烏拉特中旗管轄。我們一到烏不浪口烈士陵園門口,步入眼簾的是陵園煥然一新, 儼然不是兩年前的陵園了。
           以下是烏拉特中旗退役軍人事務局烏不浪口抗日烈士陵園管理所最新的簡介(全文轉發)。該陵園始建于1940年。1940年1月28日,日本甲級戰犯、中將、駐內蒙第26師團長黑田重德指揮駐蒙軍3萬多人,兵分三路向后套地區進犯,自己親率26師團經烏不浪口進攻五原,想一舉摧毀傅作義后套防區。為響應傅作義將軍的戰略號召,當時,隸屬于寧夏部隊馬鴻賓81軍、馬騰蛟35師其下轄的205、206、208三個團,3000余名戰士,正面縱深布防于烏不浪口和烏鎮一帶,隨時準備阻擊進犯河套之敵。然而,缺乏重武器的35師,面對的是一支全副武裝的機械化部隊,戰斗沒能堅持到黃昏。撤退時,許多戰死官兵的遺體被遺棄在戰場,直到2個月后,五原大捷,日軍撤出綏西地區,傅作義部和81師重返烏不浪口時,與當地民眾一同找到148具烈士遺骸,辨明姓名和部隊番號后,于清明節在此舉行了隆重的安葬儀式。
           1995年,為讓全旗人民牢記烏不浪口阻擊戰中犧牲的廣大官兵,旗委政府在陵園內樹碑一座,正式將烏不浪口烈士公墓定名為烏不浪口抗日烈士陵園。2002年,由旗團委牽頭,將烏不浪口抗日烈士陵園重新修繕并擴建至6000平米。2006年列為自治區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8年被命名為自治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2019年退役軍人事務局成立以來,在旗團委修繕的基礎上,更換了石牌坊大門,將原來破壞很嚴重的水泥路面改為大理石路面,紀念場由原來的400平米擴大為900平米,同時可容納500人開展紀念活動。將原來紀念碑重新修繕,并加寬加高,更換了漢白玉欄桿,紀念碑比原來更加美觀。紀念碑兩側的浮雕墻,原為磚砌水泥墻,破損嚴重,在原址上重新澆筑一體成形的鋼筋混凝土浮雕墻。為改善調邊環境,保護生態,在陵園的外圍,兩年共種植各種灌木14000余株,保護面積達到19萬平方米。2020年9月,通過提質改造,成功將烏不浪口抗日陵園申報為第三批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2021年,退役軍人事務局又爭取國家支持,申請項目計劃在陵園西側建設2000平米展廳和紀念廣場,在北山修建人行步道、長廊和涼亭,恢復部分戰壕,逐步把烈士陵園建成一個集紀念、教育、休閑、旅游、觀光為一體的多功能紀念設施。


        
       
        

       
      (三)
       
           2021年8月26日下午,我們前往位于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王愛召鎮店壕村的“老西軍墓”,這也是我們本次祭奠活動的最后一站。
           有資料記載1940年夏秋,寧夏的國民黨81軍主力35師205團駐新民堡,206團駐王愛召廟外。1941年2月,侵占歸綏的日軍向西進犯,首先與205團在新民堡交火,日軍占領新民堡后又向206團陣地進攻,幾場激戰后,81軍幾百名將士血灑疆場,隨后被當地老鄉集中埋葬在了店壕村的墓地中。
           下午3點多,我們在達拉特旗七中門口與李瑞老師會合,由她帶我們前往。2006年李瑞老師和田香蘭老師最先發現了“老西軍墓”,并在微博上披露,隨后寧夏的作家馬濯華和寧夏石嘴山作協的馬麗華跟進采訪,并在寧夏的媒體上陸續發表了他們的研究成果。當我們到達“老西軍墓”的位置時,賀全村支書已在現場等我們,賀書記首先給我們指認了墓地的范圍,“老西軍墓”大約占地有5-6畝,東面因為在十幾年前修公路占去了部分墓地(當年挖出了一些人骨),在東面墓地上還蓋了一排房屋,南面是一片樹林,西北面緊挨著村子,原來墓地還有土埂圍著,現在已經看不出是墳墓的樣子。賀書記講:他聽老輩人講陣亡將士安葬時沒有棺木,只用白布包裹,挖一深坑,再在深坑不同方向挖一個洞,然后把遺體放進每個洞里,每人都有一塊青磚,磚上刻有姓名和部隊番號,連同遺體一起下葬,這也許是在墓地見不到墓碑的原因。賀書記還給我們講到村民石偉士老人(已故94歲)多少年如一日,每逢春節或清明前后,都要背著一大袋紙錢去祭祀烈士的英靈,直到2006年去世。賀全書記還介紹了“老西軍墓”的產權以及他們的設想。“老西軍墓”產權屬于村委會,他們設想要把這里打造成一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旅游勝地,村里目前已將墓地妥善保護了起來,但是,至于建陵園、建紀念碑以及建圍墻,他們無能為力,但當他了解到我們此次來訪的目的后非常興奮,他盼望著“內蒙古達拉特旗抗戰烈士陵園”能早日建成。
           采訪結束后,我們和深圳關愛抗戰老兵公益基金會的志愿者,分別按照不同的方式進行了祭奠活動。西軍墓尋訪者、民革黨員金川用葫蘆絲反復吹奏了世界名曲《天賜恩寵》,以表達對烈士們的敬意和哀思。14年抗戰,飽受日本侵略者欺凌的中華兒女發出了“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怒吼。為抵御外敵、光復山河,兩萬多寧夏回漢兒女投軍報國,奮勇殺敵。在震耳欲聾的槍炮聲中、在刺刀見紅的廝殺聲中,他們將自己年輕的生命留在了異地他鄉。盡管“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尸還”,但80多年過去了,這里仍然是一片廢墟,沒有紀念碑,沒有墳頭,沒有一切應該屬于他們的紀念設施,每天只有轟隆隆的大貨車一輛接一輛地從他們的身上或旁邊碾過,烈士們沒有一天是在安寧中度過,每一個來到這里的人,看到這一切的一切怎不讓人感到震撼和辛酸。
           綏西抗戰的烈士們,你們是民族英雄,你們是全體中國人的驕傲,更是我們寧夏人的自豪,作為這個國家和這個國家的民眾,我們虧欠你們的太多太多。說實話對你們的虧欠,已無法彌補,在歷史的長河中,這些都必定被定格為這個時代和國家的恥辱?v觀全世界,對于那些為國犧牲者的遺體和遺骸給予英雄規格的安置,是很多國家共同信奉的價值取向。
           一個民族不能忘記她的捍衛者,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只有觸摸歷史經緯里的錚錚鐵骨,才能感受那段真實清晰的歲月,只有回顧歷史,記住歷史,我們中華民族才能更加堅定的向前。(完)
       

         
       
      (作者:金川  民革區直工委農業科技支部)
      上一篇:寧夏國本能源有限公司員工6月11日在森淼生態旅游區進行拓展培訓活動。 下一篇:沒有了
      關于我們 | 成功案例 | 拓展基地 | 聯系我們 | 留言反饋 
      Copyright 2019-2020 xite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銀川金尼企業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所有 寧ICP備19001443號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72国,男人女人视频,国产三级成人不卡在线观看,男女刺激床爽爽视频只有二人